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合肥小说 >> 贞观三百年 >> 第300章 进一步刷新认知

第300章 进一步刷新认知

“安陵散人”一脸的不信,怎么看都是对生身父亲的怨念,所以不愿意认爹,顺带不愿意认他这个二伯。

不过王角也不信“安陵散人”,一个煤矿的老板,这么会是这副怂样?

哪个煤老板不是豪爽就是暴躁?

温吞水的煤老板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这是行业的特殊性,自然而然筛选出来的领导者性格或者说风格。

穿越前那么多年金牌保安经验,这光景也算是用上了。

这逼有诈!

王角心中断定的同时,又琢磨着刚才“安陵散人”提到的几个关键词。

一个是黑水“斧头帮”,另外一个则是“安东农工旅”。

他陡然想起来,当初刘哥也好,老婆的姑姑萧平也罢,貌似都提到过跟石城钢铁厂有关的“斧头帮”,不过都指向了伐木工人,主要涉及到林业和木材加工业、运输业。

当时他忙着写小黄文,根本没有消化过这种信息,毕竟,“斧头帮”关他屁事?曾经的他,关于“斧头帮”的记忆,无非就是那一句“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这句台词。

仅此而已。

但现在的“斧头帮”,这个贞观三百零一年的“斧头帮”,怎么随便哪个地方冒出来的,都是身怀绝技啊。

黑水“斧头帮”就是个造反的,搞不好这个什么“安东农工旅”还是个反政府武装。

至于南昌“斧头帮”就更不用说了,领导者之一,那条疯狗冯延鲁,俨然就是无政府主义恐怖分子的架势。

尤其是冯延鲁这条疯狗的个人能力,还真是强,且骚,且背景不小。

亲爹冯令頵外号“大头狗”,李公馆的经理,现在又成了什么狗屁保境安民委员会的什么狗屁副主任。

干爹转正后的正式“亲爹”张雪岩,撸铁光头老汉牛逼不解释。

王角怎么看这个“斧头帮”都是不简单,再加上闻名江河的大歌星秦蒻兰,居然是帮主之一……这就离谱好吗?!

换个太平时代,就“斧头帮”这个架构,完全可以改造一下成为牛逼NGO,完事儿了还能弄个基金会啥的洗钱,一条龙服务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至于说不太平的年代,更是如鱼得水,敲诈勒索各种大小老板完全没压力。

遇上有背景的,讲数就完事儿了。

现在多多少少,还把自己也拉下水,说拉下水也不太好,总之就是权衡利弊、各取所需。

但总体而言,用上帝视角来看,这尼玛南昌“斧头帮”的的确确就是蒸蒸日上且前途一片光明。

淦!

“你不知道那颗信物,其实是有个小机关的?”

“你是说里面的字条?写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那个?”

“贤侄!认祖归宗吧!凭你现在的能力,有我们的支持,你会……”

“等等等等等等,我真的只是恰好跟宝珠姐都姓王,我这个王跟宝珠姐的那个王,不是一个王。艹,我现在连王字怎么写都快忘了。”

王角也是无语了,“那个字条呢,我是跟‘黑窝仔’在街上无意中发现的。”

“正常人发现不了!”

“那我是正常人吗?我看过不少珠宝的,觉得这玩意儿不简单,结果发现……不对,是‘黑窝仔’自己发现的,妈的,都被你搞懵了。”

王角懒得再解释,“我是真的跟姓张的没关系,我真的姓王。”

“你可以姓张的。”

“……”

搁着玩蛇呢大叔!

王角寻思着这家伙简直是轴,没好气道,“我要真有这么厉害的祖宗,我能不去吹牛逼?还至于在杀龙港天天杀鱼吗?大叔,行行好,行个方便,我真不是什么张家人。你是矿老板,拍个电报去杀龙港,然后调查一下,不就行了?”

“这……”

“安陵散人”眉头微皱,虽然还是怀疑,但眼见着王角这副态度,也只好点了点头,“实不相瞒,在报纸上看到你的时候,我觉得这就是天意。如果你认祖归宗,你姓张,又名角,岂不是正好暗合‘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对我们张家的事业,也是……”

“等等等等等等!行行好,真的行行好。”

王角双手合什,脸都快垮成驴脸了,他真是没想到啊,这群家伙的想象力居然这么的丰富。

他娘的,他咋就想不到这一茬呢?

他要是成了张角,可不真是成了反贼头子?

还是邪教教主的那种。

“我看你们啊,也算是有理想有目标的,既然是搞革命工作,我这么说吧,神神叨叨的呢,还是不要搞。”

“革命?”

“安陵散人”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我们这一脉,没打算革命,只想锄奸。‘朝宗堂’的才想着革命,‘湖南三张’之一的……”

“等等!‘朝宗堂’又是几个意思?”

“张公讳沔,以‘沔流入海’为号,取其‘万流朝宗’之意,故称‘朝宗堂’。这一脉,鼎革的意念极为坚定,门徒甚广。”

“……”

陡然间,王角有一种感觉,穿越者老前辈肯定很闷骚。

“安陵散人”见王角沉默不语,便是想岔了,以为王角在震撼,于是便道:“我们这一脉,虽说多有合作,但主旨还是‘锄奸’。先祖曾言,天下革命,犹如草木生发,不可无土无水。农为土,工为水,待有茁壮之日,便可革……”

“行行好。”

王角拱了拱手,“大叔你还是拍个电报去杀龙港吧,我这呢,就想着做咸鱼,然后老婆孩子热炕头,过完这辈子就拉倒。我胸无大志,且卑微,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以后有机会再见。”

说罢,没有任何废话,也不拖泥带水,直接走人。

“安陵散人”直接愣在那里,有点懵,毕竟太突然了一些。

等到“茶南四哥”王国站出来,将“安陵散人”的人隔开,这货这才有些不甘地离开。

彻底走远之后,王角赶紧找来了老婆们商量。

其实主要就是问彭彦苒,她老家江西,又在湖南长大,身为江湖儿女,对这地面上的豪强,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小苒,这个‘安陵散人’,之前听你说,还是了解一些的?”

“‘安陵散人’是一个人,但其实是模仿了‘黄冠子’,代代安陵县的矿主,都叫‘安陵散人’。”

至于“黄冠子”,在天竺故地的大教主,最高封号就是“奉旨荡魔黄冠子真人”。

反正谁是教主,谁就是黄冠子真人。

这“安陵散人”,也是一个套路,谁是矿主,谁就是“安陵散人”。

“说起来,这‘安陵散人’,我小的时候,在河北也是听过的。”

萧温一直在琢磨这个称呼,因为这年头的河北省,也有一个安陵县。

皇唐天朝在建制等级上同名的地名其实特别多,州级单位就有好几个,更不要说县级的。

比如说各种“怀远”“安远”“怀仁”“仁怀”……

基本上都是因为打了过去,正式治理了,然后呢当地人又变得能歌善舞,这就“怀远”“怀仁”了。

倘若打了又打,一般都是“武威”或者“威武”,要不就是“威远”……

倘若当地政商环境不错,往往都是原本的牛逼州县,加一个“新”或者东西南北这样的方位词。

“河北也有‘安陵散人’?”

王角一惊,如果是这样,那这个什么“樱桃公”,不简单啊。

“我也不是记得很清,但是听我爹念叨过‘安陵’这个词,他以前难得喝酒,不过喝酒之后,就会偶尔念叨一些事情,这个‘安陵’,应该是提到过的。”

听得萧温这么说,王角顿时震惊了。

我擦?!

就爷那个便宜老丈人,就他那模样,就他那做派,就他那视财如命又装逼如风的架势,还能有这等言语?

那不能吧!

“老婆,你说咱爸是不是年轻时候,也闹过啊?”

“什么闹过?”

萧温一愣,没搞懂丈夫在说什么。

“就是跟阿才那样,阿才在交州大学那么一折腾,我琢磨着,这事儿的确是让人紧张,可韶关那边的老江湖,一副见识过的,那算算时间,估摸着也就是他们年轻时候吧。咱们算二八五年好了,你才两三岁对不对?”

“这……”

还别说,当王角这么一提,萧温竟然愣住了,陡然间,自己亲爹那副鬼样子,仿佛就有了一点点脉络。

而王角更是心中暗忖:这不是没可能啊,就便宜老丈人那副尊荣,过世的老丈母娘肯定漂亮,要不然能生出阿温这样的?

那么问题来了,就萧世鲁现在天天摆谱装逼的鸟样,正常人怎么看得上?

萧家就是个空壳子。

既然不是萧家的加成,那大概率就是萧世鲁这个人有点儿意思。

感情这种东西,说不定就是一眼万年或者一见钟情。

就说萧温这个性子,还有这些做事的能耐,指定不能够继承了萧世鲁啊。

那么过世的老丈母娘,定然是有些门道的,越是有能耐,越是追求灵魂上的伴侣。

同时,还有一个硬到不能再硬的证据。

萧世鲁压根就没续弦,没有再娶!

当然也能用还没玩够呢来解释,可如果把所有的巧合都重新整合起来,这个巧合就是必然。

王角心里小得意的时候,整个人又纠结起来,自己在分析时局的时候,但凡有分析男女关系的那点儿道行,何至于此啊。

淦!

只有狗男女的那点破事儿,自己才特别专注,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如此说来,‘安陵散人’……或许河北省也有?”

“等暑假……不是,等寒假的时候,回杀龙港就问问咱爸。旁敲侧击一下……”

“嗯。”

萧温微微点头,竟是有些失神,认识这么多年的父亲,突然要换个高大上的形象,这……有点儿不习惯啊。

还是那个神情猥琐、形象油腻、贪财浪费的父亲更亲切。

不知道怎么地,萧温现在的心态,就是这么个感觉。

以前觉得百般的厌恶,无尽的不甘,竟然都淡化了不少。

“小苒,说说看这个‘安陵散人’,就你知道的,在湖南这一块。”

“江湖上的朋友很多,走‘武广线’,基本上都卖他面子。”

“武广线”的东西两线,湖南省的这一条,就是西线。

反正王角见识过东线那些豪横的牲口了,冯延鲁这种他彻底谢谢,有多远滚多远。

西线希望好一点啊,暂时目前看来,是要好一点,至少这个“安陵散人”不坑,也就是遮遮掩掩隐姓埋名。

王角寻思着,好歹是穿越者老前辈的子孙,老前辈的社会地位这么高,后世子孙应该也能享用不少福利吧。

反正换成是他自己,这要是牛逼起来,那不抖还等什么呢?

“这么说,这货是专注江湖上的?”

“呃……”彭彦苒犹豫了一下,想了想道,“江湖上卖他面子,但也很少见到本人,多是矿上的一些经理或者主管,还有工段长。他本人一般都在苏州杭州,很少回郴州,据说在苏州杭州扬州楚州,跟不少高官都有关系,湖南这里在苏州有专用煤矿码头的,就是他一家。”

“……”

谢谢,了解了,谢谢。

感觉遭受了暴击的王角,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一次次地调低了认知,已经把一路上见过的所有人,都默认为老阴逼了,然而,这个“安陵散人”再次让他刷新了新的看法。

这尼玛就是个“苟”道宗师啊。

人们常说,大隐隐于市,这位“安陵散人”用黑白两道吃得开根本不能形容,差了不知道多少。

“我现在就希望……”王角语气一顿,“这货早点拍个电报去杀龙港吧,爷是真的怕了。”

什么人啊这是!

喜欢贞观三百年请大家收藏:(www.hefeixs.com)贞观三百年合肥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贞观三百年最新章节 - 贞观三百年全文阅读 - 贞观三百年txt下载 - 鲨鱼禅师的全部小说 - 贞观三百年 合肥小说

猜你喜欢: 逍遥侯主宰三国金戈壁宋医老胡同一品江山超级兵王大学士三国:摊牌了,我是吕布我在大唐做判官贞观三百年这个赘婿很稳健危情谍影永历十四年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万历驾到千古第一圣贤抗战之铁血山河大宋有种唐末战图宋骑召唤之绝世帝王大唐第一世家朕又不想当皇帝旅明三国之弃子
完本推荐: 我有一张沾沾卡全文阅读巫界术士全文阅读征战诸天世界全文阅读咸鱼总是被迫营业全文阅读混在日本女校的高手全文阅读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全文阅读至尊归来全文阅读我是神之子全文阅读我的明星老师全文阅读异能小农民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洪荒圣人混在超神学院全文阅读降临诸天世界全文阅读小离骚全文阅读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全文阅读时崎狂三的位面之旅全文阅读最强系统全文阅读重生大富翁全文阅读重启末世全文阅读诸天一页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快穿)炮灰的人生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主宰三国混沌天帝诀星球大战:白银誓约妖女哪里逃天行缘记大唐扫把星天唐锦绣红楼之群英荟萃家有悍妻怎么破北渊仙族道长去哪了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超级女婿帝皇的告死天使妙手神农借剑诸天第一仙九公主,你家皇叔又逼婚魔门败类仙王的日常生活低调为王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御兽诸天大明王冠王妃她每天都想被休唐人街的厨仙

贞观三百年最新章节手机版 - 贞观三百年全文阅读手机版 - 贞观三百年txt下载手机版 - 鲨鱼禅师的全部小说 - 贞观三百年 合肥小说移动版 - 合肥小说手机站